文章阅读网 - 轻松阅读从此开始!
山东省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春潮涌动赵家沟

时间:2024-04-08 09:53来源:贤者无忧 作者:贤者无忧 点击:
春潮涌动赵家沟 作者:贤者无忧 1981年初春,老队长赵东广拿起锄头,从家门走出来,刚到朝门边,就扯起有点沙哑的嗓子吼道:出工了,男劳力担粪浇麦子,妇女半劳力就除草,搞快

永盛平台 www.paragraphperfect.com 春潮涌动赵家沟

作者:贤者无忧

1981年初春,老队长赵东广拿起锄头,从家门走出来,刚到朝门边,就扯起有点沙哑的嗓子吼道:“出工了,男劳力担粪浇麦子,妇女半劳力就除草,搞快点??!”

吼完后,赵东广站在朝门边,点燃叶子烟眨巴着,吞云吐雾起来,享受着当队长的快乐。一支烟抽了一半多了,没有几个人来朝门向他报到的。十几年的大集体劳动,让大家都疲劳了,反正做多做少一个样,做好做坏一个样。像光光娃、麻狗娃、群英这些可以做点小生意的能干人,哪里看得起那几个工分啊,今天是逢广新场,一大早就跑街上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他们赶场一天要挣普通社员一个月的收入。赵东祥习惯了队长的喊声,担起粪桶,按照队长的安排,去对面的矮梁子为小麦浇粪。老一辈的赵东祥和张桂芳从不缺席队上的劳动,不论是天晴下雨,全年都是满勤,可是一年下来,结算后,赵东祥一家还欠队里的粮食和折算的资金几十元。赵东祥无奈,只有年年累积,虱多不痒,账多不愁。他相信总有一天队上要给自己减免的。

赵东广心里也是难受,前几年,他振臂一呼,就有社员陆续来到朝门报到,参加劳动,那种被簇拥的感觉,真是好啊。遇到懂事的社员还给他献上叶子烟,条件好的还有纸烟。东广队长来者不拒,左手接到夹到那饱经风霜的耳叶子上,两边夹满了,就装进他特意叫广新场著名的李裁缝用机器打的一件有四个包包,体现干部风格的中山服里面。他一般不给别人发烟,总是一个人吃独食。但是,遇到调皮的社员像光光、咪子娃这些捣蛋的后生,他不给烟,就会将他摁倒在地上,强行摸走兜里的烟,一旁看闹热的社员嘻嘻哈哈笑个不停。东广碍于队长面子,心想反正是社员送的,也就从地上爬起来,两手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平时穿衣服很散漫的队长,今天也是老棉袄上一根鸡肠子带带,拴住腰杆。被两个调皮的娃儿拉开带子,衣服就散开了。露出雪白的肌肉。这时有好事者,吼了起来:“快来看啊,队长的鸡跑出来了??!”队长很不好意思,扫视大家一圈。见妇女们都埋头干活,也就淡定了。嘴里骂道:“两个鬼崽崽,敢抢老子的烟,真有点太岁头上动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咪子娃的父亲赶紧上前表示:“队长大人,娃娃不懂事,你是老辈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回去我关到门收拾他。”然后递上一只叶子烟,给他点燃,赵东广又是满脸笑容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笑声中,赵东广也心系社员的生活,有些东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都在一个大锅里舀饭,针过得线过得就行了。不管社员来不来,早来还是晚来,都叫记分员记满分,遇到调皮扯把子的社员,赵东广处理问题就是给他们家增加补贴,加工分。这样赵东广越做好人,生产队的工分越多,而收入却不多,一年下来,平均工分价值低到了8分钱。而二队是8角钱,四队也是4角多。赵家沟五队就是王老五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社员越来越穷。敢怒而不敢言的人就在下面叽叽咕咕着,想自己单干,这样不养懒人,日子就会好起来。

正当几个稀稀拉拉的社员在矮梁子麦子地里劳动着,很快就到了近中午了。几个赶场的社员都匆匆往家里赶了。赵东广看大家做得有心无力,个个都在磨洋工,等到收工。他就振臂一吼:“莫做了,收拾家伙,回去吃午饭。下午继续干啊。我下午到公社开会。”

中午时分,在竹林读过高中,外面闯荡,见过世面的龙娃端着一个泥巴碗,装满的红苕和像星星一样散在面上的几颗白米饭,来到朝门集中。龙娃的家境比大家好,经常碗里见得到米饭,一般的人就只有吃汤红苕了。后来光光娃、建娃、亮娃等都陆续来到这里,一边听着广播一边吃饭,还不断讨论。光光凑在龙娃身边,看到他碗里有白米饭,还有榨菜炒肉,很是羡慕,就将筷子伸向龙娃碗里,用闪电般的速度,夹起榨菜和两片肉,就往自己嘴里送。龙娃很生气:“光光,你娃经常吃好的,也不给永盛平台吃,你还好意思来夹我的榨菜。”

光光笑着说:“有句古话说,好的东西大家吃,大家吃了大家香,一个人吃了窝痢打标枪(土话,拉?。?。二天我有好吃的,给你吃。”

龙娃笑着说:“你娃会说,偷东西都有正当的理由。不过,你们过来,我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大家感觉很神秘。几个泥巴碗一下子就凑到了一起。这时,龙娃却卖起了关子,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地扫视大家一圈。小声说道:“先说,你们要保密,这事万一没有,永盛平台就要挨起,大家发誓不说出去。”

建娃比大家都大些,马上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还是一贫如洗,天天为生活焦虑着,就先发誓,表示绝不说出去。这时,龙娃才低声说道:“前几天我去赶竹林场,听说了,要包产到户了。”

光光很急迫,追问道:“是不是把土地分了,各家各户单干?”

龙娃模糊地回答道:“好像是这样的,竹林都在试点了。这是永盛平台四川出来的大官邓小平提出来的。”

建娃说:“这哈对了,老子把自家的自留地种好,让那些懒人沾不到便宜。我估算一下,这样下去,我三年就可以修瓦房,接婆娘。”

龙娃说:“反正日子要好了,永盛平台都有机会了。”

这时老队长,从他家院子走出来,向着向朝门方向慢条斯理走来。边走边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间就来到大家吃饭的地方。他用手将留在嘴边胡子里面的油珠珠抹去,眼睛一眯,说道:“龙娃,你是永盛平台队里的高中生,文化最高,要是解放前就是秀才了。要给大家带个好头,不要像光光娃那样做公家的活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把生产队搞起来,永盛平台明年争取劳动日达到2角,大家的日子也好过点,以后这个队长你来当。我就不当了。毛主席说得好,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永盛平台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说完,队长就离开了。

龙娃听到队长这样悲凉的话,心想,未必他知道,要包产到户了啊。当队长这么安逸,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队上的大人打小娃娃的时候,小娃娃不服气,大人一声吼:“队长来了!”吓得小娃娃乖乖听话,这个小娃娃都害怕的好位置,他怎么不想当了???龙娃想,队长是个狡猾的人,估计是探听虚实的,这儿多年他就只动嘴,不动手,社员干活路,他就双手一抄,到处转悠转悠,美其名曰,检查生产,检查质量,这样他就占了不少的便宜。

大家用异样眼光看着这个长期吃欺头的队长。光光说:“二天包产到户,队长就好耍了啊。”

“好耍了,也好耍了,社员们都做自己的包产地,估计大家不会买他的账了。”建娃说。

“哦豁!那不是吃不到欺头了啊。”光光高兴地说。

亮娃却说:“那不是回到解放前了,地主又解放了,永盛平台贫下中农又要受苦了?”亮娃一家是外来户,祖辈都是靠给别人着长工度日。解放时,他的父亲感觉翻身了,上蹿下跳,想捞个一官半职,可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坚决不同意他在队上担任职务,只好成了队里的养猪人。亮娃也不简单,利用养队里的猪机会,经常把腰间弄得鼓鼓的,偷点玉米、麦麸回去,把自家的猪也养肥了。在外人眼里,这是个肥差。

还是龙娃见过世面,听到大家东说西说,他赶紧出面控制局势:“大家不要东想西想,老队长还是不容易,永盛平台大家都不容易,万一包产到户了,永盛平台还是要团结互助。亮娃说得不对,怎么会有新的地主啊,这是新社会了。大家要相信党中央,也要相信国家。你说嘛,永盛平台有四川老乡小平同志在中央,他会照顾永盛平台四川的,大家把各家各户的事情做好就对了。”

老队长匆匆离开朝门边吃饭的一堆人,从红花梁子前往公社开会。他早先也听到点风声,说要包产到户了。既高兴又忧伤。高兴的是自己累了一辈子,家里的娃娃也没有照顾好,全靠老伴一个人担起家务,自己也就是队里给的队长工分补贴,那是社员的平均数。不高不低。想到这里,老队长赵东广心中升起了对家人的亏欠之情。不过,平时社员们求他办事、盖章的时候,送只鸡或者送只鸭,富裕大方的人,还提坨肉来。想起这些事,也让队长感到安逸,当队长还是好??!

站在红花梁子的垭口上,老队长停下脚步,顺手从中山装包里,拿出一支烟已经卷了的纸烟,当然这是队上龙娃这个后生送给他的好烟,舍不得吃。放在兜里,已经折断了。他用一只手掌着眼,摁住断点,点然后,开始吞云吐雾,享受这种快感。以后社员们不求他了,他手里加工分、扣工分的权力都没有了,不会再有这样的好烟抽了。

当烟火烧到老队长的两根指头的时候,他才从繁琐的思绪中醒来。定了定神,放眼望去,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赵家沟,就要变天了。他感叹,这么好的田土为啥养不活这些人啊,是我队长没有当好?还是天老爷作怪?他百思不得其解。赵东广将烟头一丢,扭头向着公社方向大步走去。

龙娃说的天大消息,被几个信誓旦旦的人悄悄地走漏了风声,就像一个春雷炸响在赵家沟的土地上,也像一阵春潮涌动在大家心里,惊住了赵家沟的男女老少。特别是家里人口多的,有的摩拳擦掌,有的奄奄一息,有的精神抖擞,有的静观事态发展。

消息传到赵东祥耳朵里,他只是一个抿笑。长期受压迫的心不敢过分激动,害怕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其实,赵东祥这个老实人心中还是有自己的打米碗。心想,这哈对了,以后自己辛苦点,打下的粮食肯定够吃,给远斌的每月的五元钱也不再拆家里的墙木去卖了。也不再东借西借了,看人家的脸色的日子不好过啊。熬到远斌毕业拿国家工资了,一家人就会有好日子过了。

2023年12月16日与赵家沟竹韵书院

(责任编辑:立暖)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鬼地方个第三方公司的范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德萨发士大夫士大夫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深深地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高尔基